当前位置:属龙的是什么命网资讯江湖大佬的遗言
江湖大佬的遗言
2022-06-15

作者:六神磊磊 来源:《意林》

人固有一死,分析一下金庸笔下那些江湖著名大佬们临死之前会说些什么话,是件挺有趣的事情。在善良的人们的心目中,那肯定应该是振聋发聩、黄钟大吕的,比如“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”之类。然而,现实总是无聊的。江湖大佬的精彩遗言往往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里,真实的情况有时很糟糕。

就像《笑傲江湖》里,够得上野心勃勃的“大佬”级的人物只有四位,但他们的临终表现都不太精彩。左冷禅的遗言是无厘头的“有火把?”任我行的遗言是半截子没说完的话:“永如今”;岳不群的遗言是:“啊哟!”东方不败的遗言则稍微文艺一点,但仍然很无厘头,居然是张学友的歌名:“你好毒!”

人们对这种遗言肯定不会满意。翻翻史书,在我们的民间,善良的人们发挥想象力,给古代临终的大佬们杜撰了很多精彩的遗言。一般来说大致分成三类:

第一类是遗憾型的,表示对事业未竟的深刻惋惜。比如,“既生瑜、何生亮!”“今大事未成,奈何死乎!”这类遗言一般都是设计给功败垂成的英雄们的。如果没有这些遗言,我等凡夫俗子又拿什么抒发对豪杰们大业不成的唏嘘?

第二类是傲娇型的,对自己极度自恋,对失败死不认账,比如项羽同志的“天之亡我,我何渡为”。还有金轮法王在绝情谷受到东邪、南帝、中神通的围攻后,自知难以幸免,干脆耍赖般把轮子抛在地下:“单打独斗,老衲谁也不惧。”

第三类是叮嘱型的,比如《封神榜》里的周文王:“你过来拜子牙为尚父”,就是叮嘱型遗言。

临终遗言不可小看,它是构成江湖大佬历史形象的重要一部分。人们不自觉地有一种习惯,喜欢给大人物们层层堆叠一些东西,直到完全符合我们的想象为止。大人物们临死前到底说了什么,天知道;关键的是人们希望他说些什么,然后历史就会逐渐被堆叠成这个样子。当事人真正的面孔,往往已经淹没在层层的删述和粉饰之中。

其实《笑傲江湖》里那些不太精彩的遗言反而可能更符合实际。就像很多人讽刺历史上曹操的遗言,说他“分香卖履,留恋妾妇”,但请问大家觉得曹操死前应该说什么呢?难道非要说:“丕!一统天下吧,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!”

有趣的是,我们给江湖大佬们编造了五花八门的遗言,但唯独有一种非常稀缺,那就是惭愧型的遗言。如果哪位大佬说了这样的遗言,我们往往并不因此而更尊重他,反而有些瞧他不起。

在《倚天屠龙记》里,明教教主阳顶天临终前遗书说:“余名顶天,然于世无功,于教无勋……狂言顶天立地,诚可笑也。”像这类惭愧型的遗言少之又少。连阳顶天本人似乎也觉得不好意思,认为自己堂堂教主,在临终前低头认错,终究不大体面——在他的遗书中,前文中关于吩咐后事、安排教务的内容都用大字写成,唯独忏悔这一段改用“一行小字”,显得颇为拘谨羞涩。读者们对阳顶天也普遍不大推崇,觉得他是个失败的领袖。

看来大家都觉得,江湖上的豪雄们不会做错什么事,即便做错了事也大可不用惭愧。与其像阳顶天一样絮絮叨叨地赘述前过,显得很不够霸气,远不如项羽般地一错到底更招我们喜爱。

写到这里,我不禁想起罗伯斯庇尔的遗言:“我们将会逝去,不留下一抹烟痕;因为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,我们错过了以自由立国的时刻。”这算不算是少有的惭愧型的遗言呢?罗伯斯庇尔也太多此一举了,其实他惭愧的算是什么大错呢?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